用婚托冒充身家过亿相亲对象 一婚介机构多人获

2019-05-26 02:16 来源:未知

春节回老家,照例被催婚,被逼急了的小苟节后返苏,决定赶快解决这个问题。苦于社交圈子小,空闲时间少,找婚介帮忙似乎成了小苟唯一的办法。于是,他注册了一款婚介类App,很快就有一家婚介服务公司的“红娘”找来,将他拉去了公司。交钱签合同,就等姻缘上门。可没过几天,他就向消保委投诉了那名“红娘”。

据此前法院审理认定,张美玲在SOHO现代城经营北京华盛腾达信息咨询服务部(简称华盛腾达服务部)从事婚介服务,经营过程中存在诈骗违法犯罪行为。昨天,北京市三中院披露该婚介机构的最后一名被告人马青春的终审判决结果。

事后,回想在小房间里与“红娘”面谈的那段时间,小苟等人觉得:自己像是被洗脑了,但此时他们已经把大名签在了合同上。

- 讲述

见了面,“红娘”很热情。“从家庭出生、收入情况、择偶标准,一直聊到我家该出多少彩礼,婚礼怎么办等等。还说他们的服务会一直跟踪到我结婚,要确保我不吃亏。”从下午4点到晚上8点,“红娘”滔滔不绝,小苟听得心潮澎湃,美满的婚姻仿佛唾手可得了。就在小苟喜滋滋地浮想联翩之际,“红娘”像是掐准了火候,报出服务价格——12800元,“包你找到满意的对象。”

- 提示

小苟注册的这款App 属于某知名婚介服务公司。自从注册后,总有从未谋面的“红娘”约他到那家公司线下实体店做实名认证。上个月底,“红娘”的电话又来了,小苟就去了。

据一份对婚介机构老板张美玲的判决显示,张美玲等以帮助被害人找到理想伴侣为诱饵,使用王健民等人为“婚托”,骗取被害人信任,在签订、履行婚介服务合同过程中,以交纳高额会费提高会员档次、交纳封档费不再给被害人中意的男士向他人介绍等为由,先后骗取30余名被害人400余万元。

12800元,对小苟来说可不是小钱,不过要是能解决自己的婚姻大事,了却爸妈的心事,似乎也不算多。小苟有点动心又有点舍不得钱,正支支吾吾说还想考虑考虑,“红娘”果断拉来“领导”,苦劝“领导”让让价,“领导”爽气,一下子给小苟免去了2700元。终于,已经没了方向的小苟交了10100元并在合同上签了字。

马青春向佘女士介绍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王军”,只是一个名叫王健民的普通男子。王健民称,马青春称可以介绍有钱的单身女子给他认识,也不向他收钱,于是自己进入华盛腾达服务部当“婚托”。和客户见面时,说自己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并在随后的交往中慢慢疏远被骗客户。

相比小苟,年近30岁的王小姐更着急找对象。“红娘”和她谈了不到两个小时,她就在合同上签了字。她说,红娘”与她见面“之前,也只是说让她去店里做个实名认证,没提收费。一到店里,就是各种说辞,直到“绕”到她动了心才报价。一听要12800元,她起身想离开,但被“红娘”拉住了,说和我谈了这么多,也“是要收费的。”而命中王小姐软肋的,是“红娘”拿她的长相说事。“说我长这样不好找对象,好像不通过他们,我就一辈子找不到对象一样。”最终,王小姐还是把钱交了。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洋

除了对外宣称拥有大量优质男女会员资源外,“红娘”也是婚介服务企业的一大招牌。“20年婚恋顾问经验,细心、耐心、有诚心,介绍成功率高。”苏城一家婚介服务企业在广告中大打“红娘”牌。同时,这家企业也在招聘“红娘”,人事主管对“红娘”这个岗位的描述是:客户全来自企业App上的注册会员,“红娘”要做的是将他们从线上拉到线下,到公司来签单。“红娘”的收入由底薪、提成和奖金构成,其中提成是大头,直接与签单金额挂钩。如果签单的金额高,提成也高,最高的可达16%。奖金则和业绩目标的完成程度挂钩,要是月度考核完不成,那是要扣奖金的。

●到公司后,专业的“老师”为准会员提供一对一的服务,宣称通过自己介绍的成功案例有很多,手里还有众多优质客户。在取得准会员信任后,签订婚姻介绍服务合同,收取少到几千、多至上万的会员费。婚介机构明确表示,收取不同的费用则为不同级别的客户,能够见不同层次的人。事实上,不论结婚与否,只要形象好、气质佳,都可以被婚介公司找来当“婚托”与会员见面,并按照“老师”的指示与会员保持一段时间的交往。

赵女士付的“相亲费”更多,近3万元,可从去年6月至今,“红娘”还没安排她去相亲,“每次都说没有找到合适的,让我等着,和之前的说法完全不一样。”赵女士有种被晾在一边的感觉,但又不能自己去找对象,因为合同上说了,自己找对象,合同自动解除,钱是不退的。

马青春于去年3月29日被查获归案。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马青春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罚金人民币3000元。一审宣判后,三分检认为对马青春量刑畸轻提起抗诉,三中院终审维持原判。

同样是“红娘”的VIP 客户,陈先生在见了“红娘”介绍的两位女士后,就不愿继续了。他说,他是带着诚意去的,结果女方和木头人一样,对他不闻不问,他说了不少好话,对方才同意加他微信,可转身又把他拉黑了。第二位与他见面的女士也很冷漠,连说的话都屈指可数,更无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交了近2万元“相亲费”,想不到是这样的局面,陈先生不免怀疑与他见面的是“婚托”。

新京报记者昨日从三中院获悉,该婚介机构最后一名被告人,近日因合同诈骗罪被终审判处有期徒刑3年。在此之前,这家婚介机构已有6人因合同诈骗获刑,其中老板张美玲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5名员工和“婚托”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至10年半。

“红娘”收入靠提成月月都有业绩目标

“婚托”充“富豪” 一婚介机构多人获刑

图片 1

近期,北京市检察院三分院梳理“相亲套路”,提醒单身男女相亲注意:

行业特殊缺约束合同不平等条款多

婚介机构实为诈骗团伙

同样被“红娘”拉到店里的小张还额外享受了一次“相面”服务,“‘红娘’说我相亲的成功率能有83%。”小张当时信了,交了钱。后来后悔想去退钱,那个“红娘”已不在那边做了。

马青春告诉佘女士,想见“优质对象”要交“顶级”会员费58万元,“优质对象”大都身家上亿。“我心动了,我想交这么多钱,介绍的人也不会错。”佘女士于是和婚介机构老板张美玲签了服务合同,并补交了57.95万会员费。当天在机构楼下咖啡厅,马青春就带了一名叫“王军”的男子和佘女士见面,称其为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还说家里有海边别墅、名车。

绕字诀:要找好对象,花这点钱算什么

这次被骗了58万的佘女士已经50多岁,第一次婚姻失败后想接触新的男士。据佘女士回忆,她在联系到华盛腾达服务部后,一名自称“冯老师”的女工作人员让她到公司面谈,并要求先交了500元登记费。在后来的交流中,“冯老师”认为佘女士征婚要求比较高,就将她介绍给了马青春冒充的经理“刘浩”。

此外,合同中种种“不平等”条款也是投诉增多、消费者维权难的主要原因。苏州市消保委委员、江苏正盛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军说,婚介服务合同大多只约定介绍对象的人数、服务的期限,而不会列出消费者对对象的条件要求等。若约见的对象不符合要求,消费者很难要求婚介服务机构担责。其次,此类服务的提供过程中不排除会出现“婚托”,消费者即使有所察觉,也很难取证。

客户交高额会员费后,用“婚托”冒充“身家过亿”相亲对象;骗取30余人400余万元

本报记者叶永春

婚介机构推荐“身家过亿”的“优质对象”,收取客户数十万的“顶级”会员费,而实际上所推荐者系“婚托”冒充。作为婚介机构的北京华盛腾达信息咨询服务部,通过这种方式先后骗取30余名被害人400余万元。

TAG标签: 必威体育官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体育官网发布于回馈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用婚托冒充身家过亿相亲对象 一婚介机构多人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