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会做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

2019-11-30 13:02 来源:未知

我为什么要不厌其烦的描述原弓的作品,也许有人要说我收过他的钱了。但我想说,原弓的艺术就是那种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在当代艺术泡沫和市场热潮一浪高过一浪的这几年,我几乎三天两头出入798艺术区,似乎一夜之间老中青艺术家、学校刚毕业的小艺术家甚至从别的行业转到艺术圈的新艺术家,哪怕刚踏入艺术圈几个月的人,都学会怎么做当代艺术了。比如那儿摆一个电视机,屋顶上方打一个投影仪,这就是Video艺术或录像艺术;把一些现成的破家具、铁杆往墙上靠一下,把一些碎物品往地上扔一些,就是装置艺术;摆几个怪动作表演一个影视剧现场的静止画面,用照相机拍下来就是观念摄影;有一些技巧性比较强的艺术比如写实雕塑不会做,可以找个活比较好的美院学生替你做;最简单的写实绘画就是找几张照片拼成一张波普超现实图像,或者在这个照片结构上画一块块颜料疤痕或滴落的效果,或者像里希特那样将边缘画的模模糊糊,就是当代绘画了。把天安门的一个华表或者一个工厂车间原样不动的复制到展厅就叫观念艺术。

我为什么要不厌其烦的描述原弓的作品,也许有人要说我收过他的钱了。但我想说,原弓的艺术就是那种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在当代艺术泡沫和市场热潮一浪高过一浪的这几年,我几乎三天两头出入798艺术区,似乎一夜之间老中青艺术家、学校刚毕业的小艺术家甚至从别的行业转到艺术圈的新艺术家,哪怕刚踏入艺术圈几个月的人,都学会怎么做当代艺术了。比如那儿摆一个电视机,屋顶上方打一个投影仪,这就是Video艺术或录像艺术;把一些现成的破家具、铁杆往墙上靠一下,把一些碎物品往地上扔一些,就是装置艺术;摆几个怪动作表演一个影视剧现场的静止画面,用照相机拍下来就是观念摄影;有一些技巧性比较强的艺术比如写实雕塑不会做,可以找个活比较好的美院学生替你做;最简单的写实绘画就是找几张照片拼成一张波普超现实图像,或者在这个照片结构上画一块块颜料疤痕或滴落的效果,或者像里希特那样将边缘画的模模糊糊,就是当代绘画了。把天安门的一个华表或者一个工厂车间原样不动的复制到展厅就叫观念艺术。

必威体育官网,也许有人说,我们比原弓做得更观念艺术更学术。前一阵《南方周末》搞2008年中国文化原创榜,邀请我担任推荐委员,有个记者来采访我,问为什么不选在报纸榜单上的候选人,这些候选人都是《南方周末》征集来的今年最好的观念艺术,有些作品的题材还有本土性。我跟记者说,这些今年不错的观念艺术其实也就是很像观念艺术的观念艺术,我不认为中国有真正的观念艺术。这些年,不少所谓不错的当代艺术实际上只是在表明这个艺术家在做的语言跟国际上最前沿的语言接轨了,然后又用这种接轨的国际语言表现本土题材,比如煤矿、底层社会、政治,这就是告诉艺术界他的作品有本土性,但这个题材本身是否有深入的灵魂体验和深刻的精神思考,实际上没有。

朱其:不能把批评艺术市场看作幸灾乐祸

编辑:admin

隋建国作品 地罣

当然,现在当代艺术圈和中国社会之间还有一个信息的时间差,即艺术圈觉得十年前就已经不前卫的艺术形式,社会公众和媒体记者还刚刚觉得很前卫。这两个当代艺术的形式传播的时间差,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都能做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以及公众对这种当代艺术还充满敬畏的主要原因。但现在后一种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了,因为很多媒体记者、艺术收藏家以及艺术爱好者这些年出国看国际大展和欧美现代美术馆,与艺术圈之间的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信息时间差也在缩小。这当然会引起一些靠模仿和改造国外语言吃饭的艺术家的出名难度,这不是说国外艺术家没有模仿别人语言的,但是国外靠模仿别人语言打时间差的艺术家是绝无可能爆得大名,甚至在艺术市场上获得暴利的,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艺术史却这样的案例屡见不鲜。

文/朱其

这就是说,我们艺术圈的职业艺术家现在如果还在玩把国外语言半模仿半改造,再加上一个抢先做的题材,以及搞江湖运作,这样搞艺术并没有比原弓有任何优势。这些年艺术家之间在语言手法和题材上的时间差基本缩小为零了,有些优势实际上是靠市场运作和大画廊的资金支持撑着,但资本游戏又怎么玩得过新杀出来的商人出身的艺术家呢?原弓和许多刚入艺术圈的小艺术家对当代艺术语言形式都掌握得很熟练,而原弓这样的有社会阅历的商人,对时代的政治和文化题材的敏感度不会比艺术家差,论社会历练和江湖道行,艺术家绝对不是商人的对手。

朱其:艺术炒作集团的冬天来了!

但这个利用信息时间差的扮演前卫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就像这几年在艺术博览会和798艺术区的展览上,一些小艺术家还继续胆大妄为照抄国外艺术语言,立刻被网友揭发并贴上原版作品和抄袭作品比对图。但我觉得最大的挑战却是像原弓这样的有悟性的商人都把当代艺术做得很像当代艺术了,他也把观念摄影、Video装置和行为艺术掌握得很熟练了,而且像原弓这样的商人甚至比一些艺术家还读书多,这点很多当代艺术家可能不屑一顾,会骂什么狗匹知识分子。但就算不比赛读书和做知识分子,还有更要命的挑战是,原弓这样的商人在江湖阅历、社会游戏和运作能力上也是远在很多艺术家之上的,最后还有一条更厉害的,他的运作资本更是比很多艺术家不知大多少倍,这就成了那部分不读书专玩江湖和市场运作的艺术家的挑战者。

当然,现在当代艺术圈和中国社会之间还有一个信息的时间差,即艺术圈觉得十年前就已经不前卫的艺术形式,社会公众和媒体记者还刚刚觉得很前卫。这两个当代艺术的形式传播的时间差,就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都能做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以及公众对这种当代艺术还充满敬畏的主要原因。但现在后一种可能性也越来越小了,因为很多媒体记者、艺术收藏家以及艺术爱好者这些年出国看国际大展和欧美现代美术馆,与艺术圈之间的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信息时间差也在缩小。这当然会引起一些靠模仿和改造国外语言吃饭的艺术家的出名难度,这不是说国外艺术家没有模仿别人语言的,但是国外靠模仿别人语言打时间差的艺术家是绝无可能爆得大名,甚至在艺术市场上获得暴利的,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艺术史却这样的案例屡见不鲜。

中国艺术在未来十年,重要的不是观念,而是体验。为什么体验比观念更重呢?因为与其我们在做永远把握不了哲学本体的很像观念艺术的观念艺术,还不如总结时代的精神以及自我的灵魂体验。现在70后、80后一代有部分艺术家的注重自我体验的表达,但这种体验还缺乏一种灵魂的激情。近几年当代艺术充满了很国际的观念作品,但只是一种表面形式,既没有真正的观念,也没有内心深处对时代精神和人性的深刻挖掘。当代艺术的主要问题在于精神虚无主义,或者自恋自足的小资趣味。

朱其:当代艺术拍卖有个谎言共同体

所以,现在观念艺术和无技巧的当代艺术形式都只是在比赛谁把国外的新艺术潮流做得更像而已。其实对国外当代艺术的形式的把握,从很多80后艺术家的装置、Video作品看,形式表面已经都把握得很好了,这个把握也只是说是一种形式上的变体,比如把一个实物拉长或者让它膨胀,或者把两个不同质的物品在某一个有关联性的细节上对接,但这很难说是真正的观念艺术。因为这种形式的所谓本体观念在007电影的片头都用得很熟练,只是属于一种商业设计或者商业影像的视觉手段罢了。好莱坞的一些商业电影都在用达米恩赫斯特的视觉形式。

前一阵网上比较热闹的一件情是有一个上海的艺术商人原弓最近做起了当代艺术,此前他开过画廊、做过收藏家、搞过工厂艺术区,最后发现还是做艺术家有意思。当然有人说他是因为觉得以前炒作艺术家,发现好处全让艺术家占了。既然这样还不如将资本和社会资源用来炒作自己。这当然是一种比较负面的猜测,现在艺术圈猜测别人的动机,好像谁只要做什么就是因为名利。原弓的动机我想要比现在一些当代艺术家单纯,因为他不缺钱了。我倒觉得质疑他为什么做当代艺术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他怎么一下子能做得这么像当代艺术?

TAG标签: 必威体育官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体育官网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大家都会做很像当代艺术的“当代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