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修为:人磨墨,墨磨人

2020-02-26 20:50 来源:未知

书法修为--人磨墨--墨磨人:书法非小技,而有大道存。书写有法,法中有变:书法是一门值得认真研磨的学问,其难在于它不仅是一门技艺,还是一种内涵丰富的文化,同时,它还兼具未有终极的修为性。因此,书法不能等同于一般的书写,它要求书写有法,法中有变,通过笔墨线条的不同转换来传达出书法家的精神人格。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书法是一门未有终极的修为学问。单从书法的技能层面而言,上下几千年形成的篆隶真行草的传统经典碑帖,就够一个人揣摩浏览一辈子了。倘使要学宗一家,兼及多体,在笔法、章法、墨法上心慕手追,墨守迹象,逐迹究源,那要耗费掉多少精力和时间,更遑论发展创新、自构一体了。况且,技能层面对于书法家而言,只是表层的起码要求。书家之修养、学识、性格、经历等深层个性化的元素,又是在各自人生修为的不懈追求中获得,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构成书法作品各具特质的风格特色。书法作为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产物,它的形成凝聚着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书法讲求技法,但它的审美追求和艺术表达又不仅取决于技法,而是受到民族历史形成的文化精神、哲学思想的浸润和制约。在我们传统的书法理论中,更习惯把写字与做人结合起来。字写得如何,是人内在修养的一种外在表达。当年唐穆宗尝问柳公权用笔之法,公权答曰: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这段答问,成了学书与立品关系的精练表述,揭示了书法深邃的精神内涵。读书以养性,书画以养心:古人还常以书法谈修养,认为写字可以静心,因其敛气收心,屏神凝意;可以养生,因其规范举止,行而有道;可以忘忧,因其滌除杂念,坦荡襟怀。故而有楷书宜正心,行书宜养神,草书宜怡情之说。中国自古流传下来的书论可谓宏富纷繁,但众多名家都把读书与养性看做是最高目标,在他们的论述中,谈及读书与性情对于书法艺术的重要性的比比皆是。苏轼说:作字之法,识浅、见狭、学不足三者,终不能尽妙。张式《画谭》说:读书以养性,书画以养心,不读书而能臻绝品者,未之见也。高二适也认为:同是学书之人,最终往往大不相同,有人写成书家,有人写成字匠对于读书与书法的关系可谓一语中的。神融笔畅,自在自为:书法这一修为性的文化特质,大概源自于书法形成中古代仕人的雅室书斋,在他们那里,书法是一种自在自为、神融笔畅的天然情感表达,丝毫未带有功利的成分,而这恰好真切地表现出书家的人文气度,造成了书作的文化品位。王羲之《兰亭序》是文人聚会过程中的偶然写就;颜真卿《祭侄文稿》是亲人离丧的悲愤时所写;苏东坡《寒食帖》是官场失意的情感宣泄。这些历代以来被尊为经典的法书,书者当时在书写时肯定不曾想到日后会有如此尊崇的位置,更不会与当今流行的参展获奖和自定润格有任何关联。就是现在拍出4个亿天价的《砥柱铭》,黄庭坚若是在世有知,肯定会宣称这与他丝毫无关,因为这是拍卖行与收藏家的炒作所为,古时文人雅士羞于言利,如此天价已经有违了他当时书写此铭的创作心态。

柳公权的名言有哪些

看历史网 - www.seelishi.cn/2018-07-09/ 分类:军事历史/阅读: 柳公权的名言有哪些 柳公权的名言是: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心正如思,笔化浓山,笔画则姿正也。 柳公权作品 这句话是柳公权是书法艺术上的经验之谈。作为一名书法家,柳公权在书写作品之时需要全神贯注,心神清明后,才能学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所谓“用笔 ...

柳公权的名言有哪些

柳公权的名言是: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心正如思,笔化浓山,笔画则姿正也。

图片 1

这句话是柳公权是书法艺术上的经验之谈。作为一名书法家,柳公权在书写作品之时需要全神贯注,心神清明后,才能学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所谓“用笔在心”从一个侧面也体现出了柳公权在“心学”上的造诣,旨在将伦理观念与书法艺术进行融合。圣人之学在于心正和笔正,练习书法作品也一样,从心出发的作品才是内心的真实写照。而这句话也体现了柳公权注重修身养性,后人们在评价书法大家的作品之时,都习惯将他的人格修养当作是一个参考标准,如果此人品行高雅亮洁,他的作品会受到推崇;反之,如果一个人在书法上有很大的修为,但是人品欠缺,后人也不会将他的作品当作是典范。苏轼在东坡题跋中写到:“柳少师其言心正则笔正者,非独讽谏,理固然也。”苏轼口中的柳少师就是柳公权,苏轼很赞同柳公权心正则笔正这一理念。宋代有一位奸臣名叫蔡京,蔡京酷爱书法,在书法技艺上也有很高的技巧,但是因为他品行奸诈,所以书法大师中没有蔡京的一席之地。足以见之,书法和品行的重要性。

除此之外,这句话也体现了柳公权书法艺术上的技巧。他开创了“柳体”,对于楷书而言,“字正”才具有美感。也只有心正、笔正、写出来的字才会方正清秀。

柳公权心正笔正翻译解读

有一次,唐穆宗看柳公权在写字,一面感慨柳公权运笔熟练,一面称赞他字体娟秀。

图片 2

便问柳公权在书法练习上有什么秘诀,柳公权对唐穆宗说:“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心正如思,笔化浓山,笔画则姿正也。”柳公权这句话有双关之意,他不仅告诉了唐穆宗自己练字时的技巧,也从侧面告诉唐穆宗治理国家大事,也需要“心正”。这句话是柳公权是书法艺术上的经验之谈。作为一名书法家,柳公权在书写作品之时需要全神贯注,心神清明后,才能学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所谓“用笔在心”从一个侧面也体现出了柳公权在“心学”上的造诣,旨在将伦理观念与书法艺术进行融合。圣人之学在于心正和笔正,练习书法作品也一样,从心出发的作品才是内心的真实写照。

在行为处事上,柳公权依然秉行“心正”的做事态度。曾经一次,唐文宗说起了汉文宗在生活习惯上非常节俭,便以自己的衣袖为例,声称自己这件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在场的大臣们都赞颂文宗节俭的品德,只有柳公权不言不语。文宗问他为何不说话柳公权说,君主的大节在于任用贤能,听正直大臣的谏言,洗衣服方面只是小节,君主不应该看中。唐文宗很欣赏柳公权谏言能力,便任用他为谏议大夫。

柳公权用“心正”写出世人感叹的“柳骨之姿”,他也以“心正”劝谏皇帝,成为了一代名臣。而他的“心正笔正”理念,备受后人所推崇,宋代大文豪苏轼曾写文章来赞扬柳公权“心正笔正”理念。

柳公权行书作品鉴赏

《蒙诏帖》是柳公权行书代表作品。《蒙诏帖》书写的内容是:“公权蒙诏,出守翰林,职在闲冷。亲情嘱托,谁肯想赢,深察感幸,公权呈。”

图片 3

这幅作品又名《翰林帖》,高为26.8厘米,全长为57.4厘米,是柳公权行书作品,现在被收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馆。柳公权在楷书方面有很高的造诣,但是流传的行书作品数量不多,从《蒙诏帖》中可以鉴赏出柳公权在行书上的书写特点。

《蒙诏帖》写于公元821年,此时柳公权四十四岁,正是他创作书法的巅峰时期。因为年少力强,在这幅作品中,柳公权用大体的行书一气呵成,充满了遒劲的力道之美。字形散而神不散,给人一种空灵动感之态。在第一帖中,柳公权用大型字体写出了“公权蒙”三个字,字形连绵庞大,气势磅礴的感觉迎面而来。在用笔上,柳公权下笔很有力,所以写出来的字体遒劲富有力道之美。因为这幅作品写于柳公权四十四岁,足以见他精力之饱满,下笔有神韵。

TAG标签: 必威体育官网
版权声明:本文由必威体育官网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书法修为:人磨墨,墨磨人